帕博西尼/哌柏西利是否可用于早期乳腺癌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行业新闻

  CDK4/6抑制剂与他莫昔芬、AI和氟维司群等联合方案都取得了优良的治疗结果,还有哪些联合内分泌方案值得探索?早期乳腺癌新辅助或者辅助阶段是否可以应用?CDK4/6抑制剂有两个正在进行的III期临床研究是我所关注的,其一是哌柏西利()联合依西美坦对比卡培他滨用于AI治疗失败以后的临床研究,另有同类药物LY2835219联合氟维司群作为AI治疗失败后的后续治疗。

  除此以外,未来随着其他临床研究陆续开展,哌柏西利这类CDK4/6抑制剂除了和AI、氟维司群联合,也可以去联合其他一些药物。比如MONALEESA-7研究比较同类抑制剂LEE0111联合TAM+戈舍瑞林方案对比非甾体AI+戈舍瑞林治疗HR+MBC患者的疗效,可能也会带来比较好的PFS获益。

加入Daratumumab的联合治疗是否优于来那度胺?

  多发性骨髓瘤(MM)方面公布了全球最大的多中心临床研究FIRST试验的最新数据,经过67个月的随访结果显示: 来那度胺 联合地塞米松的持续治疗可使患者获得更好的生存获益(中位PFS为32.6个月,中位OS为59.1个月),显示出明显的治疗优势。此外,该实验也证

  另有TRINITI-1研究入组了既往接受CDK4/6抑制剂治疗后进展的HR+/HER2-ABC人群,采用LEE011+mTOR抑制剂(依维莫司)+AI(依西美坦)三药联合方案治疗并观察疗效结果。除了对于晚期乳腺癌的应用,那么在早期术前新辅助或术后辅助哌柏西利是否有其治疗地位呢?这同样也是临床研究所关注的问题。

  目前, LEE011开展了一项在早期乳腺癌的II期研究,采用来曲唑联合LEE011用于ER+/HER2- 早期乳腺癌的新辅助治疗,主要研究终点是患者术前内分泌预后指数得分为0的比例,次要终点为病理完全缓解。同时,在辅助治疗阶段,国际上正在进行一项III期临床研究。该研究入选的是术后辅助化疗结束的患者,一组采用内分泌治疗,另一组采用联合内分泌治疗并观察两组间的长期生存获益差异。这项临床研究结果或许可以告知我们,哌柏西利能否在辅助治疗阶段获得临床应用的治疗地位。

  

免责声明:在本文所表达的意见/建议是作者独立的判断,印度直邮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。这些资料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。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全球经济寻药,助力生命,点亮生命的曙光!。

weinxin
微信咨询
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